联系我们
有了您的支持,我们会做的更好!
二手西门子交换机,二手西门子集团电话,二手SIEMENS程控交换机二手西门子交换机
旧松下集团电话,二手松下电话交换机,二手PANASONIC交换机二手松下集团电话
二手NEC集团电话,旧NEC数字交换机,二手NEC程控交换机二手NEC集团电话
二手日通工集团电话,旧NEC电话交换机,二手NEC程控交换机二手日通工集团电话
二手三星集团电话,旧SAMSUNG交换机,二手三星电话交换机二手三星集团电话
二手爱立信程控交换机,旧爱立信集团电话,二手ERICSSON交换机二手爱立信交换机
二手东芝集团电话,二手东芝程控交换机,二手TOSHIBA交换机二手东芝集团电话
二手东讯集团电话,二手程控交换机,二手TECOM交换机二手东讯程控交换机
二手阿尔卡特交换机,二手阿尔卡特集团电话,二手ALCATEL交换机二手阿尔卡特交换机
二手AVAYA电话交换机,二手亚美亚集团电话,二手朗讯程控交换机二手AVAYA集团电话
二手北电交换机,二手北电程控交换机,二手NROTEL交换机二手北电程控交换机
二手富士通交换机,二手富士通集团电话,二手FUJITSU交换机二手富士通集团电话
二手飞利浦集团电话,二手飞利浦程控交换机,二手PHILIPS交换机二手飞利浦集团电话
二手LG电话交换机,二手LG集团电话,二手LG程控交换机二手LG电话交换机
二手OKI集团电话,二手OKI程控交换机,二手OKI电话交换机二手OKI电话交换机
二手敏迪集团电话,二手敏迪程控交换机,二手MITEL交换机二手敏迪集团电话
二手国威集团电话,旧国威程控交换机,二手WS交换机二手国威集团电话
二手电脑话务员,旧电脑话务员,老电脑话务员二手电脑话务员
二手语音信箱,旧语音信箱二手语音信箱
二手电脑,旧电脑,二手PC设备二手PC设备
二手交换机,二手集团电话回收,二手程控交换机回收二手电话交换机回收
二手电话交换机维修,旧集团电话维修,老交换机维护二手电话交换机维修
二手电话交换机租赁,旧集团电话出租,二手程控交换机租赁二手程控交换机租赁
版权所有:二手电话交换机网 沪ICP备:09008833
合作伙伴
 
手机微信:13918652671
二手交换机-二手集团电话-二手程控交换机
二手设备回收中心,长年高价采购各种二手电子,二手电脑,二手及废旧产品回收,电话021-51871121.

我们知道,2年前(2009年1月7日)3G牌照发放,到1月7日整整两年。中国3G用户超过4000万。两年来,中国3G走过了怎样的路程?未来市场前景如何?作为自主知识产权TD给中国带来了什么?中国通信市场距离4G究竟还有多远?通信产业报(网)邀请到北邮教授、电信业知名专家 阚凯力为大家解读。本次访谈由通信产业报(网)资深记者毛启盈主持。
阚凯力认为,3G就是一个鸡肋,弃之可惜,食之无味。但是,无线互联网是通信行业的主流。上网本将“自杀”,运营商应用商店有比没有好。对于Wi-Max在全球的前途,避而不谈。

  以下是访谈实录:

  3G牌照发放观望“非常有道理”

  主持人:2000年前后,海外运营商纷纷发放3G牌照,部署3G业务时,中国通信业主管部门对3G牌照犹豫不决,直到2009年才发放3G牌照,您如何看3G从2000年到现在10年的进程?

  阚凯力:从2000年到现在,应该说非常不幸 。

  从2000到2006年前,我们国家对3G采取观望政策,观望也是非常有道理的。当时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反复讲到,3G问题关键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应用、需求、市场的问题,仅仅靠技术是没有用的。我们国家一直存在“为什么要上3G,上3G能做什么”的问题。

  日本2000年NTT DOCOMO开始做3G,吴部长看他们展示踢足球的屏幕,技术是非常好,但是,只能看到人影,却没有看到足球 。当时吴部长非常强调,一定要根据市场需求,来决定3G的步骤。同时并指出,我们国家从1G开始到2G,有自己的经验教训。

  1G时代,中国电视制式是PAL制专门改造的中国独特的制式。80年代末,我们国家开始做模拟移动通信,采取欧洲的技术、美国的频率,所以做了一番四不像的中国模拟大哥大。出现的问题非常多:第一,外国的手机到中国,无法漫游,中国手机到国外也无法漫游。第二,中国的手机,移动通信设备在世界上独一无二,所以没有规模积极性,所有设备都得单独为中国定做,这样成本非常高。到2G时代,我们采用通用的GSM,搭上了全球的GSM这趟列车。GSM在国外已经研究了几年,第一,技术成熟。第二,全球范围内批量生产大。第三,各种设备便宜,尤其是终端设备品种繁多。第四,全球性漫游;第五GSM规模大,不断地后续研发对整个GSM的业务推广、应用及经济效益有很大作用。2G取得了宝贵的经验。

  TD-SCDMA不是中国的

  主持人:TD-SCDMA作为自主知识产权标准,如果看其在中国的发展?

  阚凯力:当时,吴(基传)部长指出,TD-SCDMA虽然我国已经申请了国际标准,但是即使中国做3G,绝不意味着这就是中国的技术标准。吴部长的话,非常明确的讲出了3G的问题,一是应用、需求和市场的问题,另一个是我们要做国际上主流的技术标准。而我们有着非常惨痛的教训和宝贵的经验,因此我觉得信息产业部对3G采取观望政策是完全正确的。

  非常可惜的是,从2005年后,中国打着自主创新的旗号,一定要做TD,还把它作为建立创新型国家的样板。实际上,TD-SCDMA技术本身到底有多少知识产权,有的人说20%,有的人说最多不到7%,没有一个人说全是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利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

  2000年之前我在电信研究院工作,实际上邮电部政企分开之前,我们和大唐是和在一起的邮电科学研究院,后来才把邮政分出去,成立一个硬院,一个软院。硬院就是电信技术科学研究院,软院是做决策科学、政策、体制标准的电信研究院。

  据我了解,TD-SCDMA根本不是中国自己的东西,是当年西门子在欧洲要争欧洲的技术标准,当时诺基亚、阿尔卡特、爱立信推WCDMA的标准,西门子推TD-SCDMA的标准,最后TD-SCDMA败给了WCDMA,将WCDMA作为欧洲的技术标准,于是将技术送给了中国的大唐。大唐接过后,主要技术是天线与TD-SCDMA拼凑,变成了所谓的自主知识产权。

  TD-SCDMA提出后,华为与大唐不合资,而与西门子合资成立鼎桥,做TD-SCDMA的设备研发和生产。TD-SCDMA成为中国的自主知识产权的样板,我觉得实际上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,成为政治需要变成了政治任务,所以必须推。中国是WTO成员,不能实行贸易保护、贸易歧视主义,发展自己的技术标准,欧洲说发展自己的技术标准为什么不上WCDMA,美国说为什么不上CDMA2000,所以中国要推TD,自己知识产权,我们国家3个3G牌照,三种不同的技术,三家运营商都不能兼容,出现如此严重的重复建设和资金浪费,非常令人痛心。因此,TD-SCDMA根本不是技术创新。
三问3G

  主持人:阚老师对3G牌照迟迟不发放、进行观望的态度非常认可,但在TD的建设上有着不同的意见。记得2004年《通信产业报社》主办“3G中国经济高峰论坛”,阚老师反对3G,支持Wi-Max进入中国,但是很多运营商并不看好Wi-Max技术,请阚老师谈谈对Wi-Max的看法?

  阚凯力:3G牌照发放已经两年了,3G到底有没有用。据官方数字统计,3G用户超过4000万,我们周围有多少人在用3G?带3G制式的手机是很多,4000万数字从哪来?去年两会之前,3G用户超过1000万,很多用户是被“3G”。网上评论,运营商公布的数字与工信部数字不一致,工信部与发改委数字不一致,到底哪个是正确的?

  估计中移动也不能准备地说出3G用户是多少,从前年开始,中国移动公布了三不策略“三不原则”,不改号、不换卡、不注册登记,那如何知道用户是否使用3G。我的学生暑期在运营商打工,为了KPI考核,拿一盒SIM卡计算机刷流量,自己给自己发彩信,俗称运营商的“养机场”。定期刷流量,如定期给鸡喂食。所以数字绝不可信。所以我觉得,首先什么叫3G用户?不清楚。第二3G用户数量的数字有多少水分,不清楚。第三,即使是真的数字,都是养机场喂出来的,这样都是一笔糊涂账。两年后看到的实实在在是几千个亿打水漂。到2009年底,3G建设已投资1609亿,未来三年投入4500亿元。

  中移动应该降低资费,而不是搜刮民脂民膏,做形象工程。前几天工信部刚出文,严厉打击非法网络电话,因为其资费比较便宜,老百姓使用比较多,我们就在想,政府是执政为民,还是为垄断运营商谋利益?这是本质问题。所以第一TD-SCDMA不是中国技术产权。不可否认的是3G使用的人是少之又少,与高达几千亿的投资不相称。

  3G的应用到现在有还是没有,这是吴基传部长10年前提出的问题,到今天全世界还没有解决,全世界的3G运营商,除了一家运营商全是亏损。3G是什么? 2G语音、数据等是分组交换的,而3G仅是把分组交换的带宽扩展到几百K,绝不可能支撑大规模的互联网应用,因为带宽不够。

  有教授曾说过一个TD-SCDMA基站可以支持十几个上网本或上网卡,一个WCDMA基站可以支撑三十几个上网本或上网卡,一个CDMA2000可以支撑二十几个上网本或上网卡。3G可用的无线频段非常有限,所以天然的数据容量很小,最多一两兆。无法支撑大规模的的互联网应用,所以3G就是一个鸡肋,弃之可惜,食之无味。

  欧洲等国家,即使是3G用户,也仅仅是打电话收发短信,真正的3G应用占的比例也非常小,不允许大规模的数据应用,大规模的数据应用只有美国。美国苹果iPhone,09年4月底,美国苹果卖了200多万,这些上网用户上网的用量占到了AT&T网络容量的69%,超过三分之二。所以,2010年上半年,有外界评论苹果公司,说AT&T吃了一个毒苹果。AT&T不得不紧急地扩容。

  唯一盈利的是3G运营商是日本NTT DOCOMO,因为日本的2G做自主知识产权,就不是用的GSM,也不是用的CDMA,是自己研发的PDC系统。这个系统标准,没有国际漫游,没有规模积极性,手机品种匮乏,没有后续研发。所以日本第一个推出3G服务,2G淘汰了。3G服务也主要是2G的业务。日本3G盈利是赚的2G的钱,和中国恰恰相反,中国的2G是规模最大覆盖最广的。3G运营商在全世界亏损的实事说明了3G应用不足,需求不足,市场不足。09年夏天,运营商推上网本上网卡,我曾经提过这是一种“自杀”。

  iPhone很快会退居支流

  主持人:目前,运营商大力推广应用商店,您是否看好应用商店?

  阚凯力:从两方面来看,有应用商店比没有应用商店好。

  对消费者来说,有了3G手机,可以玩到新鲜的东西,但是从应用规模来看,是有限的。第二,如果是网络流量很小的应用,运营商得到很少的经济利益;网络流量大的应用,运营商的网络马上会垮台。推什么网络,都改变不了事实,3G是鸡肋,没有实在的意义。

  从运营商的盈利来看,运营商推出应用商店得到的利益会很少,因为互联网大量的应用都是免费的。苹果公司推出应用商店APP STORE,有些特定的情况:iPhone独此一家,是一个封闭的系统,但是媒体炒作,而谷歌推出android,是开放平台,很多应用都可以使用。其他手机制造商推出的Android也非常先进。iPhone很快就会退居为支流,不可能成为行业的主流。

  WiFi代表发展方向

  主持人:3G不是行业主流,阚老师能否预测下行业的主流是什么?

  阚凯力:一定是无线互联网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因为要摆脱线,但是无线互联网绝对不是以3G,尤其不可能是TD-SCDMA为主导的,甚至是不可能为LTE、4G为主导的,原因有二,其一带宽有限,其二设备昂贵。为什么固定版本的WIFI基站为什么如此便宜,五六年一万美元。计算机网络中的分层协议,从物理层到应用层计费系统,Wi-Fi只负责两层,只代替两根线,因此比较便宜,这是发展方向。

  主持人:很多学校的学生反映,目前校园Wi-Fi上网网速不是很快,而且使用者并不多?

  阚凯力:Wi-Fi网速是54兆,顶上几十个3G基站。瓶颈不在Wi-Fi上。Wi-Fi最普及的是802.11G,是54兆,稍微升级的是802.11N,是100多兆。如果有瓶颈的话是在线路上,不在Wi-Fi上。

  主持人:全世界在Wi-Fi上没有好的盈利模式,在中国会有好的盈利模式么?

  阚凯力:互联网也没有好的盈利模式,互联网的特点是全民共建,全民共享。 这样的话,互联网是没有主人的网,所以互联网本身是不盈利的,没有盈利模式。所以互联网蓬勃发展起来。

  无线物联网既然叫互联网,根本就不用采取运营商模式。也要做到共建共享的互联网。真正的无线城市,北京现在有200多万宽带用户,70-80%在家装了Wi-Fi。至少有150万Wi-Fi站在运营,如果北京联通发通知,大家都用Wi-Fi,防止大家蹭网,影响速度,凡是北京联通用户,可以统一密码。全北京150万个基站,全北京基本上覆盖。六环内是1000平方公里,30个基站可以覆盖,3万个Wi-Fi足矣 。北京联通六环内全城覆盖只需要,一是口头通知,二是3亿元投资,校园除外,学校基本上都覆盖。

  主持人:Wi-Fi前景非常好,国家是否应该出台政策扶持Wi-Fi?

  阚凯力:中国应该做的事情多了,中国是否应该停止3G建设,几千亿用于农村医疗,如果交给老百姓投票的话,绝对会同意,这是民主决策。我国在TD建设上严重违背了科学发展观,不搞民主决策,搞业绩工程,形象工程。

  4G“不发牌最合适”

  主持人:4G有没有前途?您认为4G牌照什么时候准入合适?

  阚凯力:永久不发牌最合适,和Wi-Fi带宽和投资相比,4G能做到Wi-Fi的带宽么?其他国家在做4G也是错误的。无线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肯定会有巨大发展。

  中国的产能严重过剩,供求关系决定价格,中国严重供过于求。是恶性循环。中国发展经济是为了创GDP还是老百姓的富裕?

  主持人:如何看待云计算、物联网?

  阚凯力:云计算是按照计算能力,原来在PC上或者公司的机房里,现在计算能力放到云上去,实际上是外包,是大型的的计算机来承担计算任务,通过中间的通信完成。

(以上信息来自网络)